Marcy

鬼巷(四)

东方纤云的花园好大好漂亮!!!

一条鹅卵石小路从后门一直延伸到了花园尽头,路两侧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小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亮了路边一些不知名的花儿和青翠的草地


“既然你来都来了,就多呆一会儿陪陪我吧。”


说完,东方纤云便拉起印飞星的手,往花园深处走去。
“啊?嗯……”
手被对方握住的瞬间,印飞星愣了


纤云的手,好暖和啊……
果然传言都是假的呢……什么鬼都是坏人,什么鬼会把你杀掉,都是假的!纤云那么温柔,肯定是个好鬼


东方纤云把他带到了花园深处的一座小亭子里。
亭子正中有一个石桌,圆形的桌面边缘雕刻着一朵朵栩栩如生的彼岸花。亭子顶上挂着一个竹笼,笼中关着一小群萤火虫,刚刚好将小亭笼罩在温暖的光线之中


“一直抱着布不会累么?放下吧。你先自己呆一会儿,我去拿茶点给你。”
“好......”

印飞星根本就没有乖乖呆在那里

东方纤云才走了不到两分钟,印飞星就跑回屋里找他了



天......房子太大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啊……



印飞星在这宅子里蹦跶了半天,一间挨着一间的找,还是一无所获

刚要伸手打开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门,忽然感觉到一股寒风从自己背后拂过
警觉地回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应、应该是哪里的窗户没关好吧……

印飞星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推开了那道门

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扑面而来,几乎一瞬间飘遍了整个古宅
只见东方纤云手里拿着一只紫砂茶壶,将琥珀色的茶水注入做工精致的小茶杯,拿开杯口的过滤器,从另一个银白色的罐子里倒出一些奶粉,同一旁的牛奶混合后倒入杯中,茶淡雅的清香便染上了奶浓郁的香甜
“叮......”
屋子角落里一个不怎么显眼的小烤箱发出了细微的声音,他放下茶具,打开烤箱的门,端出烤盘,起身时瞥见了门边的印飞星



“飞星?我不是让你在那儿等着我么?被其他鬼拐走了怎么办?”
说着,东方纤云把印飞星从门口拉了进来
“......”
印飞星察觉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和刚才有些不一样,还一点点把自己逼到了墙角
“你怎么不听话呢……”
东方纤云壁咚印飞星都算了,居然还上手摸,手放腰上也不说什么了,还一直往下滑......
“啊啊啊啊东方纤云!!!!!你他娘的有病吧??!!!”
印飞星瞬间炸毛,抬腿往东方纤云裆上踹
“嗷呜呜呜!!!!!”
趁着对方还趴在地上哀嚎,印飞星就逃了












就问一声

各位小天使们有没有看过诸子31区的呀?突然发现诸子冷的不行,想来做点儿贡献......
吾想写李老师和苏秦的,麻烦评论区点一下梗,除了肉,应该都可以的……谢谢各位啦……

 @岚纸 吾亲爱哒后期,麻烦你帮帮忙好不好……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去打人格,现在吾叫你来顶一下不过分吧……






真的木有银看过嘛??????!?!!


甘愿被折翼囚禁的鸟儿

我重生
是为了回来报仇
可为什么我
下不了手……





“东方纤云!你又偷吃后山仙果!”

东方纤云,你知道么,我说我是因为想把仙果送给三师妹,被你偷吃了才会生气,是假的...
我并不喜欢三师妹,你吃了仙果我其实一点也不生气,我又不爱吃,那种来不就是给你吃的么
只不过啊,平时三师妹总缠着你要你和她双修,她走了昭昭又要你给他讲睡前故事,只有我提着剑追着你砍的时候,才没有人跟来,而那一瞬间,你似乎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我明白,你不是我一个人的大师兄,你是逍遥门内所有弟子的大师兄,他们也都很喜欢你
可我对你的喜欢...似乎和他们有点不一样
外门弟子欺负我的时候,你会来护着我,可谁知道你是不是对其他人也这样呢
听说你睡了师父的时候,我真的很伤心啊...
我觉得自己好傻啊……还以为这一世你没答应三师妹双修,就能一直陪着我了,不过,幻想是完美无缺的,现实却是如此残酷无情
大师兄……你果然是脑子有坑啊……我喜欢你啊……你真的...真的看不出来吗……







“八戒!!!!冷...冷静啊啊啊!!!”

八戒,你知道么,其实我能跑得比你快,但是我怕你跑得太急累着自己
仙果确实好吃,但即使好吃我也不致于天天都去偷,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我一旦偷吃了你就会生气,你知道你生气的样子有多可爱吗
从小你就特别爱吃糖葫芦,每次给你买你都吃得满嘴糖渣,我伸手给你擦你还打我...
我给你师弟师妹讲睡前故事真的没有要抛弃你的意思,我怎么舍得看你难过
八戒啊,你记不记得小时候,外门弟子总欺负你?那时,我真的想拿上菜刀把他们全砍了,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你
你好好想想,我不答应三师妹双修,跟那个妹控对着干,反而是立了一个更大的flag,不是么?
你重生是为了杀我,因为上一世的我,负了你...可是我不在乎,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即便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他的替代品罢了……
如果说我这个替代品都要伤你的话,那岂不是太不称职了......






那天,印飞星趁着东方纤云睡觉的时候把他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东方纤云醒来的时候,发现印飞星靠着自己,还没睡醒
“真是...被子也不盖...到时候感冒了怎么办……”
那人轻声道,抬手要把对方揽到怀里,却发现双手被铁链锁住,动作间发出清脆的声响。
身旁的人被吵醒了,揉揉眼睛抬起头来看他
“八...八戒...我怎么会在这...”
“不乐意么,纤云?”
“也不是...就...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东方纤云眼底流露出恐慌和迷茫
“不把你绑起来,你怎么可能乖乖待在我身边呢?”
印飞星脸上的微笑与平日截然不同,带着几分无措
“什...”
“其他的方法我也试过了啊……都没有用啊……你不属于我一个人.....”
句尾带着哭腔
“我就想...是不是把你的眼睛换成漂亮的纽扣,你就不会去看别人了,是不是把你的嘴缝起来,那睡前故事你就不会讲给别人听了,是不是废了你的双腿,你就能永远陪在我身边了...是不是你没有了心,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一字一句都透着深深的绝望
“......可以啊……”
“...嗯?!”
印飞星愣了
他完全没想过东方纤云会妥协
“如果你愿意的话...没关系的……毕竟我只是你前世大师兄的替代品,不是么?即使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我也无所谓,我爱你就够了……所以只要你能开心,舍弃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东方纤云的笑容如阳光般温暖,没有半点遗憾和不甘
“......”
印飞星望着东方纤云,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怎么了?你下不了手的话,我来吧……你手上沾着血就不好了……”
说罢,捡起印飞星放在床边的剑,要朝自己脖子上砍
“不行!!!!”
印飞星这一声喊得撕心裂肺
他抢过东方纤云手上的剑,丢到一边
“你怎么这么傻啊……我爱的...从始至终都是你啊……”
抱住眼前的人,泪水浸湿了对方的衣领
看了看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印飞星,东方纤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乖...不哭不哭......”
东方纤云带了印飞星那么多年,哪一次半夜被噩梦吓醒不是他哄好的?早就成条件反射了......
“对不起啊...纤云......”
“嗯?”
“对不起...别讨厌我......”
“好......”





我本以为杀了你
就能得到你
却从没想过
没了你
就再也听不见
你叫我“八戒”了......





对不起……

今天母上大人不准吾用iPad,刚刚才偷到.今天不更文,明天放预告图......请小天使们不要抛弃吾...谢谢...

主角过生日,场面必须搞大啊!!!

“小云哥哥,这是我们给你办的带身派对呀……”
龚常胜把东方纤云身上的绳子解开了
“哎呀,我们有那么恐怖吗?看刚刚把你给吓得...”
南宫鹊儿伸手捏了一下东方纤云的脸



“啊??!算天?哥?鹊儿?龚常胜?!!”
“对呀……除了我们还有谁稀罕绑架你啊…抓了你怕是半路就要被烦死了哦……”
卜算天的语气无比轻蔑
“知道了知道了……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可是我六点还要去带飞星去吃饭呀……”
“给老娘推了!!好不容易给你弄的,你想跑?!!”
副驾上的卜算天炸毛了,反手给了他一拳
“啊!好好好!我给飞星打个电话吧……哎...明天怕是又要被揍一顿了啊……”

————— 五点四十 —————

“喂?飞星啊,你在家么……”
“啊?我在餐馆!你死哪去了??!”
“呃....飞星我来不了了……”
“什么?!!你活得不耐烦了么?!”
“我哥那群人给我办了个派对,还不让我推...”
“我要一个人面对你妈么?万一她不喜欢我我要怎么办?!!”
“不怕不怕,我给我妈解释一下就行了……”

————— 五点四十二 —————

“喂,妈?”
“怎么了,小甜心?”
“那个...朋友给我办了一个单身派对,来不了了,然而飞星不敢一个人见你。所以能不能...”
“哎?太晚啦!我已经到门口了哦!”
“好,我给他说一声。”
————— 五点四十三 —————
“飞星,太晚啦,我妈已经到门口了。”
“什么?!!!”
“飞星他很怕我么?”
“东方纤云,你赶紧给老娘滚回来!!!!”
“两位拜拜啦,好好相处哦!”




“OK,问题解决啦!”
目睹了全过程的各位:为飞星默哀三分钟......



— 城外,一个十分简陋的小旅馆 —


“哥...你这是怎么了……我记得你原来很会办派对的啊……这.......”
“这不是我选的地方....”
众人的目光落在南宫鹊儿身上



“呵呵...怎...怎么了……这里比较便宜嘛……”
众人内心os:啊...也是够了……又不要你出钱
“算了算了,不怪她了,先上去吧。”
卜算天一句话打破了沉默


—————小旅馆三楼—————


“所以......我们是来干嘛的...”
望着墙纸因长时间被漏下来的水浸泡而脱落,角落趴着老鼠的小房间,派对的主角表示很懵逼......
“我们请了人来,应该马上就到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站在门边的鹊儿开了
狭窄的走廊里赫然站着一个手中拿着喇叭小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丑啊啊啊啊!!你们搞什么?!!不知道我最怕小丑了么?!”
“诶?是么?我这个当哥哥的都不知道呢……”
东方芜穹脸上的表情比他讨好胜儿的时候还欠揍
“呜呜呜呜......你们肯定是故意的……”
“嘟嘟!!”
门口的某小丑按了一下喇叭刷存在感,顺便问问各位他能不能进来了,在外面站着很累的...
卜算天把小丑放进屋了




“咚咚咚!!!”
过了一会儿,又一阵敲门声响起
“谁啊?”
“我们刚收到了一条抱怨噪音的反馈,来自......算了,我忽悠谁呢……鬼都听得出来里面死气沉沉的......我是脱衣舞娘!!!”
东方纤云去开了门
而门外的脱衣舞娘,正是去年和他定过婚的
逍遥星河









说好的更新,明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可以完结啦……大师兄生日快乐❤️❤️❤️


主角过生日,场面必须搞大啊!!!

大师兄八戒已订婚设定
三师妹腐女,曾经和大师兄定婚过
现代
心理承受能力差的慎点
(致敬老爸老妈浪漫史)



——— 半年前 ———



“我的人生圆满啦!!!!”
东方纤云一边吼一边冲上去搂着印飞星各种蹭
“东方纤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敢在大街上抱我,还鬼叫得这么大声!小心我改变主意不答应你了……”
“唉?!!别别别!!”
那人嬉笑着放开了他
印飞星伸手扯了一下围巾,遮住脸上的红晕,不经意间触碰到了眼前人的嘴唇。
“嗯?飞星你手怎么这么凉?赶紧回家暖和暖和吧,别弄感冒了……”
“好...”




第二天晚上,东方纤云就冲着酒吧里的四人嚎道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高兴啊!!!”
瞬间,酒吧里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智障身上
“东方纤云......你小声点儿行不行……别丢我们的脸...”
卜算天黑着脸低声威胁他
“哎...算天高兴点嘛!今天来这里不就是丢脸来的么?嘿嘿嘿......”
南宫鹊儿貌似已经醉了,揽着卜算天的肩膀摇啊摇
“怎么?他答应你了?”
东方芜穹哄着怀里睡着的龚常胜,头也不抬地问道
“对!他答应我了!八月初结婚!啊哈哈哈!!!我追了那么久,终于到手啦!!!”
东方纤云在他面前各种蹦跶,脸上的笑容只有那么灿烂了
“恭喜啊……”
“呜......嗯?”
龚常胜被吵醒了……
“这个声音......小云哥哥...?小云哥哥!!”
确定了来人,龚常胜便冲上去把东方纤云抱住了
东方芜穹注视东方纤云的目光冷冰冰的,吓得他打了个寒战
“哥...你别误会...我现在已经订婚了……不会来跟你抢人的.......”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说到这个,要不我们到时候给你办个单身趴吧!”
卜算天开口给了东方纤云一个台阶下
“啊!!单身趴呀!我最喜欢啦!!”
抱着卜算天的鹊儿应和道
“好好好,你们玩吧……”
———————————
过了好久,这单身趴的事儿也没弄,东方纤云也就慢慢忘记了




————— 七月三十日下午五点 ————




今天晚上六点,印飞星要和东方纤云一起去见他岳母
“纤云......”
“怎么了,飞星?”
“要...要是你妈觉得我配不上她的‘小甜心’怎么办?”
“不会的!你这么好,我能泡到手都是奇迹,她还能不喜欢?再说啦,我会全程陪着你的,她能把你吃了吗?乖......”
说着,微微低头碰了碰自家小猫的唇
猫儿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东方纤云早飞也似的逃了
“...跑那么快干嘛...你就是不跑......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啊……”


—————— 五点十五 ——————


“啊...没有追上来啊……”
东方纤云松了一口气,绕道往和母亲约定好的餐馆去
走着走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他身边,车窗上贴着膜,看不见里面
副驾的门开了,里面蹿出来一个全身黑衣的人

那人比东方纤云矮两个头,又是个女的,按理说东方纤云应该能轻轻松松地打赢她,可奈何她手上有把刀,再加上东方纤云怂,还没来得及求饶就被她绑起来丢进车里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大哥别杀我啊!!!我什么都给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东方纤云安全着陆在一个金毛身上后朝车内的五个“绑匪”喊道
“给我安分点,不然现在就弄死你...”
“别啊!!!别!!!”
他隐约听出这“绑匪”的声音有点耳熟,可现在哪有时间考虑这些,保命要紧啊



东方纤云高声求饶之余还不忘看看窗外有没有能救他的人



这时,买了一堆零食准备回去哄自家媳妇——逍遥渡影的忍流光从小轿车一旁经过



“呃……这是...”
东方纤云现在,很 心 塞...
来哪个不好,非要好死不死的来一个他叫不上来名字的?!!
算了,以前听师父叫他...


“叛徒!!!叛徒来帮帮我啊啊啊啊!!!!”



忍流光:wtf?!叛徒不是渡影叫的么?难道媳妇被抓了?!!


“渡影?渡影你怎么了?!”
忍流光一边叫一边冲着那辆车去


“切......”
司机重重的踩了一脚油门,东方纤云便看不到忍流光了



忍流光下意识的拿出手机拨通了逍遥渡影的电话

“喂,媳妇儿你在哪呀?”
“在家呀……怎么了……”
“嗯那就好,我马上到家啊。”
“好............等等,谁是你媳妇儿??!”
“渡影拜拜!”




“啊啊啊啊啊!!吾命休矣!!!”
“小...小云哥哥...”
“龚常胜你也被抓啦!?”
“......”



“你是傻么,到现在都还没认出我们...”
卜算天把袍子脱下来白了他一眼
“小云哥哥,这是我们给你办的单身派对啊……”




(各位,真的很抱歉没能码完这篇文章,对不起大师兄,对不起飞星......发誓发誓明天回来会更的!)


















感谢每一位顶吾文的小天使

谢谢所有喜欢吾文的小天使!

吾写的文并不是很好,看到你们推荐的时候吾真的是很开心。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前,吾翻着其他大佬写的文,真的对自己很没信心。吾同班的同学也在玩lofter,她文笔真的很好,和吾萌一样的CP,为提高画技作了吾徒儿。发了文以后一直是徒儿在鼓励吾,重要的后期处理也是她做的。可以说这篇文是吾和徒儿合作完成的。因此特别鸣谢@岚纸 ,小天使们有时间也可以去萌一下她。

在学校里,老师也不喜欢吾的作品。看见了吾和大部分同学及文触的差距,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

各位,要不是有你们的陪伴和支持,吾可能早就弃掉这篇文了。是你们给了吾坚持下去的动力,在此感谢所有人!

兄坑永远是吾最爱的漫画,大二永远是吾最萌的CP,而第一个喜欢和支持吾的你们,永远是吾最爱的小天使❤️❤️❤️

鬼巷(三)

“嗯……?”
地上的人抬起头望着印飞星,一双好看的鎏金眸子中流露出无辜的迷茫。
“喂!我问你,我长得就那么像女的么?!”
“对对对对对不起啊!我只是看这位少侠眉目清秀,就...就......”
“就把我当成女的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错啦!!!!!大哥别杀我啊!!!!”



印飞星:
为毛有种干脆一石头砸下去一了百了的冲动……



“好吧...不杀你...你起来吧……”
印飞星伸了一只小爪子给地上的人。
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刚想做什么,却犹豫了,抬起头问印飞星
“你保证不杀我?”
“不杀。”
那人似乎放心了,打了个响指,屋内瞬间灯火通明。印飞星身后恐怖的景象也都烟消云散。
“那...那些都是......”
“假的。你进来那一路上也没闻到血腥味儿吧?”
他想了想,方才不论是地上的鲜血还是已腐烂的尸体,都没有一点气味。
再看看眼前的人,身上破破烂烂的白裙子早换成了一身墨蓝色的西装。
“可...你是怎么做到的?”
“幻术啊,我是鬼!敢情我还能不放幻术等着人家来杀我啊?”
“啊!对了,我还没有正式介绍过自己吧?我叫东方纤云,16岁。你是......?”
“嗯?印...印飞星...12岁......”


印飞星看东方纤云看呆了,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
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啊?!!明明刚才还吊儿郎当的,现在突然正经起来...好...好帅......妈呀!!!我在想什么呀?!


“现在我把幻术解除了,要不要我带你去转转?”
“嗯……”


一路上,印飞星的问题就没停过。
“你刚刚在喝什么?”
“红茶。难不成你以为我在喝血吗?”
“如果你是鬼,为什么我能看到你呢?”
“我生来就是鬼。”
“为什么那些人想杀你呢?”
“因为我是鬼呀!他们就总觉得我生前有什么怨念啦,现在不甘心就回来索命什么的。”
“是不是有人看见过你?”
“啊?哦!你说前天那两个人?是啊。”
“你是不是吓着他们了?”
“不怪我啊!那天我刚熬了夜,他们来的时候我眼睛上有黑眼圈,再加上幻术,我那样子能不吓人么?”
“那你......”
“飞星啊,算我求你了,别问了行吗,都到后花园了……”


被讨厌了么……


印飞星有点委屈,红艳艳的眸子染上了水汽
“唔...对不起......”
东方纤云看他这样,着急了
“没事没事!我不凶你了,不凶你了,别哭别哭......”
听见他这么说,印飞星反而哭得更伤心了
“呜...对不起啊...我...我不给你添麻烦了……”
印飞星转身想跑,却被东方纤云拉到了怀里。
“你想什么呢?怎么会麻烦?”
东方纤云低下头去给怀里的人拭去了泪水
“开心了?我带你去后花园玩吧。”
“嗯……”



东方纤云推开后门的瞬间,印飞星震惊了……

鬼巷(二)

“哗......”
蜘蛛网和灰尘一并撒在了印飞星身上。
他有些不快的甩了甩头,谁知一抬眼就望见了一只惨白的手骨。那手骨上还残留着部分肉块,淌着血,有类似唾液的透明液体与鲜血混杂在一起,顺着指骨流下,滴落在地上,一股寒气向他袭来。
强忍住跑回家的冲动,印飞星深吸一口气,朝着声响的方向走去。
刚进门那一段路还有门口那两盏灯照亮,到了后面就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印飞星只好扶着身边的墙面慢慢往前走。一路上,他被绊到了很多次,却没有回头去看看绊到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过了一个拐角,印飞星就看到了一个房间。房门开着,屋内的窗户外投进了一缕月光,照亮了屋外的一小片地方。
他趴在门边望向屋内,这才发现地上满是血迹,墙角靠着几具尸体,身上的伤口还有鲜血流出。
印飞星猛地一回头,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方才走过的路,绊着他的,不正是一具具尸首?
那些尸体有的缺失了手脚,有的遍体鳞伤,有的没了眼眸,甚至还有的腹部被利器割破,内脏器官被取走。暗红的血液凝结在了布满裂痕的地上,每一具尸体上都蠕动着乳白的蛆虫……



印飞星认定了房间里的人很危险,便捡来脚边一块尖锐的石头,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屋。



屋里很大,小石桌前坐在一个与印飞星年龄相仿的男孩。一头乌黑的长发,身着白色的长裙,裙摆和袖口上粘着血,手中端着一杯红色的液体细细的品味着。
印飞星一着急,就举起那石头,要去砸他。

似乎是感觉到了印飞星的动作,他回过头,看见有个人要那石头砸自己,吓得从石凳上摔了下来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姑娘饶命啊!!!!”
“你你你你你...你是鬼吧?!!你...你会杀了我吧?!......”
印飞星自己都快被吓出眼泪了,还没气势地质问对方。
“是姑娘你会杀了我才对吧……”
印飞星见了他这反应,有点儿奇怪


这个鬼......好像很怕我哎……


他放下了戒心,将手里的石块扔到一边,对以一个非常狼狈的姿势跪在地上的人吼道

“你才是姑娘!!!!”

鬼巷(一)

傍晚,一个银发蓝瞳的女人正坐在窗边,借着屋内昏暗的灯光试着缝补手上破破烂烂的衣服。

少年抱着母亲为他做的玩偶,专心致志地翻看着捡来的书籍。
“飞星,你出去帮妈妈买点布料回来吧,明天给你做件新衣裳。”
他放下了书,略有些惊讶地看着母亲,他长得很像他妈妈,也是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樱花瓣一般的唇,唯独那一双殷红的眼眸不同
“可是买了布料,你怎么......”
“不用担心我,你看看你这件衣服都旧成什么样了,能不换吗?”
她摸了摸印飞星的头,笑着说。
他依旧不愿意看到母亲为了自己受苦,就一直没有答复她。
“飞星乖,妈妈没事的。”
“......”
“那要不这样,你稍微多买点布料回来,到时候妈妈也给自己做一件,好吗?”
飞星听了这话,才勉强答应了她。



由于天色已经很晚了,平日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渐渐散去,街道上寂静的出奇。
卖布的小贩远远的望见了印飞星,便朝他招了招手,喊了一声
“哟!飞星啊!今天这么晚来干什么呀?快过来吧!我马上就要收摊啦!”
“好!这就来!”
印飞星稍稍加快了脚步,朝小摊的方向跑去。

当印飞星专心挑选布料的时候,无意间听见了两个人的对话
“听说了么,最近传言说这条路上有个鬼巷子!”
“啊?什...什么鬼巷子......”
“据说那个巷子深处住着一个鬼,进去过的人都看见了,回来则都被吓的变貌失色,再也不敢靠近那地方......”


印飞星抬起头来问小贩
“他们说的鬼巷在哪儿呀?”
小贩大惊失色
“你该不会想去看看吧?!!”
印飞星道
“当然,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怕什么?”
“万一呢?你不小心点儿?”
“我不怕!”
小贩无奈之下只好说
“你回去的路上留意一下右边,就能看见一个很黑很窄的小巷。先说好,你要是真撞见鬼了,可不能怪我没提醒过你。”



夜已深。
印飞星终归还是抱着新买的布料站在了那鬼巷口。这巷子很深,在巷口根本就看不见尽头,虽然没有小贩说的那么窄,却没有一点亮光。
攥紧了手中的布,他开始小心翼翼地走进小巷......




不知走了多久,他看见了两点昏黄的灯光,灯下是一道极其老旧的大木门。门上刷着血红的漆,许多地方已经脱落了,只剩下木纹里的痕迹还在,勾勒出一只又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在光线下反射出刺眼的暗红。门顶贴着一张残破不堪的纸,像是招牌,又像是符咒,纸上隐隐约约的字迹已经看不清了。银黑的门把手严重生锈,仿佛轻轻一碰便会摔得粉碎。


忽然,门内传来一阵清脆的声响,似茶具碰撞。



莫非...这地方真的有鬼?
印飞星使劲摇了摇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都是封建迷信!



抱着证实自己观点的心态,印飞星抬起微微颤抖的手,推开了眼前那道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