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y

在此告退

各位,由于一些不可抗拒的外界因素,吾要走了……

如果哪天吾把自己折腾成了全科学霸,脱离严重偏英语痛苦后,就一定会回来的.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等到我长大的那一天,如果不能,也没关系,因为以后吾可以从头再来。还能不能看见吾就要看缘分了。

吾是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个喜欢吾作品的你们的

 @岚纸 吾的后期,徒儿以后都不用做啦,好好学习吧,以后吾一定还是要你做吾的后期

最后要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第一次给吾希望和自信的你们,是吾一辈子的小天使❤️



吾,在此告退


我是谁我在哪我夫君呢

下周半期考,这周码文稿。隔周家长会,立马死桌上......

最近被作业压死了……还天天考试……脑仁儿疼......文笔直线下降......求原谅……考完啦双更,保证......

所以就是魔道众cp穿现代啦,然后就写写日常吧……


曦澄篇




蓝大和舅舅晚上睡得好好的突然就穿越了。

曦臣哥哥天还没亮就醒了,一睁眼就看见头顶上一面不反光的劣质圆镜子(灯),发现大事不妙立马坐起来看旁边

还好还好...晚吟还在......万事大吉……

那么,问题来了,晚吟睡的那么香要不要叫醒他呢……

叫吧,不想跪搓衣板...

不叫吧……

好像没什么危害......

那就等他睡吧…昨晚下手有点重…

给晚吟把被子盖上,着凉就不好啦

嗯……出门之前,蓝曦澄回头看了一眼,俯下身在江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才安心的走了

由于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一推就开,所以蓝曦臣在屋里转了几圈确定没危险后才意识到自己不会开门

于是用了半个小时研究怎么开门......

好的门打开了以后发现这是厨房

想想,晚吟起来了以后没东西吃怎么办……

于是又用了两个小时研究厨房的使用方法

再用一小时做了早饭放着,天就这么亮了……

刚打算继续刻苦钻研的蓝曦臣听见卧室里传来一阵哭声……

当时只感觉前景不妙,赶紧飞奔回去看看晚吟怎么了



事情是这样的,江澄醒来发现自己处于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然后转头一看发现蓝曦臣不在,当即心态就崩了,脑子里只有



我是谁?!!我在哪?!!我夫君呢?!!



慌了,又下不了床,然后就急哭了……



蓝曦臣回来就看见江澄靠在床头上一边掉眼泪一边喊自己的名字......

那个心疼啊,赶紧冲过去搂住江澄,一边替他擦眼泪一边安慰

“我在,我在...晚吟别怕...我在......”


哄了半天,怀里的小猫微微扬起头,带着哭腔没气势地质问他刚才去哪了

“晚吟对不起......我刚才没舍得叫你起来,吓着你了……”

“……”

“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

“晚吟你理理我嘛……”

“......哼...”

“晚吟对不起......”

江澄没回答他,只是把自己整个埋在蓝曦臣怀里了......

那就让他靠一会儿吧……







雨伞、接送卡、听写本

这篇文章是吾写给吾徒儿的,毕业啦吾好想他QAQ......

吾觉得把自家徒儿的真名报出来不太好,再加上刚刚入了终灼坑,死心塌地的爱上费娘,又萌上克费,就写成他俩的了

费娘第一人称视角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五年级下,刚从国外回来,我几乎连一二三四都不会说了,总和那几个熟人玩儿也不是个事儿,只好带上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去努力地认识一下新转来的同学吧……

“啊?我吗?克罗里·尤斯福德。”

我选择先和你接触,并不是因为你的外貌,只是看到你莫名的感觉很安心罢了

你的声音甜甜的,和你的长相很般配哦……



相处三个星期后,我发现啊,你这个人,只有那么皮了。

我英语学霸,数学爆差,语文...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吧。

你理科明显比我好很多,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交换着抄作业呗……

你啊,就乖乖地抄完了要动脑子的作业,就把我没法帮你写的那些做了嘛,你偏不,非要等我先写完了其他课的作业专门过来守着你,你才不情不愿的开始动笔。

第二天马上要交的作业我会抽时间守你写,但订正听写本啊,练习册啊什么的,你总不能都指着我催你吧?我又没有错的,时不时忘记你也不能怪我吧?

你自己好好想想,要是你能按时写完作业,玩儿的时候我会去打扰你吗?!我又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不要总是把我想的那么坏。

六上期末考之前,作业似瀑布般从老师手里倾泻到我们的课桌上,而同学们都在华而不实地复习着,欺骗着老师的感情……

这种情况下,也就只有我们几个有时间和胆量去玩了。坐你前面的同学拿着笔记本从地板上爬过来:

“费里德费里德,教教我怎么画眼睛好不好啊?”

“why?”

“求你了~我想学嘛~”

“行了行了知道了,本子拿来!”

我潦潦草草的在本子上描了几下,丢过去

“哇~果然画的这么好啊!谣言是真的啊!费里德果然具备了所有当女......啊哈哈哈......我什么都没说.......”

他被我瞪了一眼后连忙闭上了嘴

“什么啊,费里德君?也让我看看好吗?到时候有时间我也来学学。”

那学期,你坐我旁边,伸出手来要我的本子

““嗯?啊......我...我就随便画的......不好看别怪我啊!”

我慌慌张张的把本子扔给你就跑了。

后来......我就这样天天抄着你的作业,才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寒假那一天。

“啊啊啊~终于放假了啊~开心开心~明天我要去漫展玩儿,克罗里君陪不陪我啊?”

“哪里啊……你怕不是又要把我拖到什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折腾得半死不活才放我回来啊……”

“什么叫‘又’?!别把我想的那么坏嘛~我什么时候那样对过你?”

“......”(我就笑笑不说话......)

“陪我去嘛~陪我去嘛~”

“好啦好啦,陪你去就是了……”

“太好了~”

你可能没看出来吧,但我那次真的是鼓足了勇气才敢冲上去抱你的......

你没有推开我我真的很开心啊……

去了那趟漫展以后,我找到了第一部让我爱不释手的漫画。乍一看感觉题材很普通,修仙重生类的,但又能够从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常中透露出一个又一个从未深思过的问题。

我迷上了漫画里的一个心智只有七岁,爱好收徒弟,外挂光环爆表的魔修。她从未对显然不公平的命运表示不满,只是以一种无比乐观单纯的方式活着,爱着她身边的每一个人。

从此,她的生活态度成了我的目标,我想,处于这样充斥着大量负面情绪的世界,能有她那样的心态,活着,或许就没有这么累了吧……




六下开学,班上去告白的女孩子突然很多,成功的却寥寥无几。但不管是成功没成功的,都像了了多年来的一桩心事似的,开心了,很多,很多......




“徒儿!徒儿!徒儿!!!”

“怎么了怎么了?叫谁呢这是?怎么还冲着我叫啊?”

“叫的就是你!”

“我什么时候又成你徒弟啦?我怎么不记得啊?!”

“不信问你前面那个!喂!优酱!”

“干什么啊?这两天我没惹着你吧?”

“来背单词~”

身为英语组长的我,叫个人理由都一堆一堆的。

“哦……”

他背完的时候已经生无可恋了,抱怨着每背两个字母就要被我挑出一个刺儿来......

“唉!徒儿!”

很意外的发现他居然听话的回来了

“嗯?怎么啦?”

你当时就炸毛了,质问他为什么答应我了,他很理所当然的回答

“怎么了?能者为师嘛!”

“......”

哇......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自此以后,你俩就成了我徒弟,先不追究你们是否心甘情愿,反正我是高兴了……




“杀!!!”

“无懈可击!!!”

“用桃啊!!你想死嘛??!”

啊啊......徒儿又调皮啦……

反正作业都已经写完了,那就去守他写吧




“徒儿~听写本订正完了没有啊?”

“唔......”

啊哈哈...你被我吓得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样子真可爱~



“这个字母不能写出中间这一格!重写!”

“m后面的尾巴呢?重写!”

“谁叫你这么拼的?重写!”

“......”



看着你一脸的无奈真好玩儿啊……



“哎哎哎徒儿你这是怎么啦?态度那么消极啊?”

“接送卡丢啦……啊啊啊我要被那个老妖婆弄死的……”

“......那要不我帮你带钱垫着吧?”

“哇啊~真的么?师父我爱你~”

“唔...?”

我...也没做什么嘛……这么高兴呢……

“那师父你明天陪我去办卡吧!”

“......?啊...好......”

“师父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





第二天,我中午要陪你去办卡的时候,下雨了......

我望着窗外被冰冷的雨水洗去了颜色的校园,陷入了沉思......

“徒...徒儿......你有伞么……”

“没有......”

“呵...怎么办呢……”

“师父......你人缘好不好......”

“还可以,怎么了……”

“你找人借把伞吧……”




“星月大佬~把你的伞借我一用好不好~”

“啊,好啊~”

“谢谢谢谢~”

等等,这,伞......

底色是淡淡的粉红,上面缀满白里透红的樱花,伞柄印着淡绿色的藤蔓,隐约散发着一阵甜甜的香味......

标准的小女生所有物啊!!!



“那什么......你师父我只能借到这样的伞了!爱要不要吧!”

把伞丢给你,然后看着你的表情一点点崩坏......




办卡的过程还算顺利,毕竟我们的教室离教务处不远,可回来的路上......

克罗里·尤斯福德你给我记住了,这仇我要记你一辈子!!

我一不小心,摔到水里了……

你!居然敢在旁边儿给我笑!

后来我就破罐子破摔,又是踢又是泼的,把你全身都弄湿了......

不得不说,那时候我真的好爽啊……






毕业考当天,我和你分到了同一个考场,出来的时候我还在喊:

“终于毕业啦~再也不用受小学老师折磨啦~”



你,那天笑得好开心啊......当时我可是一点儿也不后悔,拼了命的陪着你笑啊,叫啊......

现在,也不后悔……对么?




老师给我们开了个毕业晚会,当时好多女孩子都哭了,我们却在发愁晚自习要考试的事儿。

不知道,当时要是真的哭了的话,现在心里是不是,就会好受一点呢?

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们当时都抢着去告白了……是为了不给将来留下遗憾……

我好傻啊,当时还笑她们呢……

徒儿,对不起......

我,

喜欢你......

你永远不会知道了吧……











闻初中开学三星期遥有此寄

假期过尽闹钟啼

闻道初中开学兮

许下一周一更诺

作业又如雨下兮......




这周真的是没法更新了,非常非常抱歉......

如今吾刚刚开始初中生活,天天作业就得做到一点钟,晚饭都没时间吃了......这周吾一定努力抽时间在校内码好手稿,周末回来发......


求原谅QAQ




返校倒计时17分钟......
紧赶慢赶终于赶出了飞星生贺图......画的渣的像条狗似的……唉……心意到了么……

计算机室的凳子

六点就要返校去数学周考了......临时摸一篇答应的忘羡
别怪吾太短小,吾的作业一点也不短小



“蓝湛蓝湛,下节什么课啊?”
“昨天下午老师才念的课表,你没抄么?”
“哎呀我这不是有你呢吗?不抄也没关系啊!”
一个班的狗子表示你这样真的好吗……
蓝忘机:我宠的,你们有意见?
众人:没有没有......


“下节信息技术。”
“真的吗?蓝湛你不许骗我!”
“没骗你。”
“啊啊啊!!!开学这么多天,终于有一节副科啦!!!”
“(看怀表)要上课了,走吧。”
“嗯~”




“我......我们这是来晚了吗……”
看着计算机室里的一大堆人,魏无羡感叹道
“......”
“蓝湛你看!那边还有两个位置!”
还没等蓝忘机反应过来,魏无羡就扯着他走了……


“...没有键盘......没有鼠标...”
“你看看能不能开机吧。我的开不了。”
“能开又有什么用...玩儿不了啊……”
“......”



“坐好。”
“不,我椅子是坏的啊……坐着晃来晃去的!”
“安静!”
魏无羡站起来,把椅子上剩下的那一条腿往地上砸
“你干什么?”
“把这边这条腿也敲坏了坐着不就舒服了吗?”
“你别敲了!......我抱着你坐!”
“好啊好啊~”
羡羡:计划通~
众:上个信息技术课都要被塞狗粮......
众腐女:忘羡真好吃……
老师:妈的死给!



大家来猜猜老师是谁?

论如何驯化江澄

脸和雅正都可以不要,澄澄的心我必须得到
对外人可以冷若冰霜,澄澄在必须面带微笑
我有权力地位不就是为了让澄澄免抄家规吗
既然是姑苏双璧那就带上弟弟娶云梦双杰吧
我的使命就是澄澄不高兴了去好声好气的哄
只要澄澄说出口的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出来的
世界上再美的风景都不及我的澄澄万分之一
敢伤着澄澄的人等于不知道该怎么自杀的人
只要澄澄能开心我背叛姑苏蓝氏都心甘情愿
见澄澄难得几次对我笑我的人生才有了意义
没有任何警报比我的澄澄哭了更加严重可怕
爱上了澄澄是我此生都不会后悔做出的决定





树立这样的价值观,像蓝曦臣那样坚持个十年八年的,效果因该如此:





before


“魏无羡!!!死给出来!!!给我出来!!!蓝涣你别拦着我!!我跟他拼了!!”
“蓝涣你滚!!!谁需要你?!!呜......再多看一眼我就放狗咬你!!!”
“啊啊啊啊啊!!!!死给!!!乱摸什么呢你???!”



after


“蓝涣~我要抱抱~”
“呜呜......蓝...蓝涣......他们都...欺负我......”
“啊...蓝...涣......唔嗯......别...别……哈啊……我...我错了……疼……”
“嗯……蓝涣......你的雅正呢……我的腰好痛......”





那么,保持这样的优良习惯成功驯化晚吟后,蓝大又有什么变化呢?




before


“好了好了……晚吟不生气......我们回去好不好……”
“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看我不去弄死他!!!”
“啊啊......澄澄好可爱......”



after


“回来了?”
(抄上朔月)“晚吟乖~先自己待一会儿啊~我马上就回来~”
“昨天去哪儿鬼混了?!”
“对不起啊……我昨晚下手太重了……今天带你出去玩补偿你好不好……”



......好像蓝大...没有多大变化啊……至始至终...都是拼了命的宠晚吟啊……做个调查都要被塞一大口狗粮......哎......






吾滚回来更新啦~下一篇忘羡~

公告

明天,吾就要去苦逼的和一群闷油瓶住一起军训了……
带不了手机,也带不了平板,所以这五天没法更新......
对不起啊……回来了双更求原谅……

如果苏秦是粘人弱受的话

其实就是吾的妄想......因为没官糖吃都快疯了
因该不会有多少人看,自娱自乐而已

还有一个重要通知,吾要去军训了,下周一开始停更,开了学,就变成周更,不出意外保证不停更,割肉喂你们都不停更

017
在一起
018
友谊的小船早就翻了



“对了,刚才那笔仙......”
“怎么了?”
“还没请走呢……”
李耳朝天花板的角落看了看
“晚安咯,苏秦酱~”



“唔嗯......”
不禁意间抬眼看了看那个角落
“终...终于走了......我要好好睡一觉~”
吼得很大声,似乎能缓解或掩盖一下心中的恐惧
准备上床睡觉,不料看见床底下一双大眼睛闪着金光,眼睛的主人还阴森森地喊着他的名字
“苏秦......”
站在原地三秒后“淡定”地走出去,关上门的瞬间精神崩溃,一边飞奔去李耳的房间一边鬼叫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闹鬼啦!!!!”
跑着跑着,好死不死撞上了边敷面膜边出来看热闹的公孙
“怎么了?什么闹鬼了?”
此时此刻,公孙脸上敷满了雪白的面膜,眼睛和嘴没涂,那样子对现在的苏秦来说刺激实在太大了,脸都快跟公孙的面膜一样白了,差点没昏过去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害怕归害怕,喊归喊,跑还是得跑,没有到李老师房间是不能停的
公孙看着他跑,觉着好玩儿就跟着他一块儿跑,还唯恐天下不乱的跟着喊
“闹鬼啦!地震啦~火灾啦~海外代购要交税啦~”
听见这动静的田襄子缩在桌子边撸题自我安慰
“我不怕我是学霸,我有一块肥皂洗全身的技能!”
仅仅是不到一百米的走廊,苏秦却觉得自己用了三生三世才跑到头......
死命地敲着李耳房间的门瞎叫唤
“李老师!李老师李老师救我!笔仙要吃我!!!”
一路小跑追上他的公孙嫌弃的说
“谁要吃你啊,我只吃小武~”
门开了,被吓得半死的苏秦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
可没想到这个“希望”
也敷了一层绿油油的面膜
“瞎说啥呐?”

苏秦当场口吐白沫昏死在那里

“哟~李老师您也在敷面膜啊~”
“那必须的,我娇嫩的皮肤可受不了这天气。”
“苏秦怎么躺地上了?”
“谁知道,这个疯子总在搞幺蛾子……”
“哈哈,苏秦是我们中病的最重的一个~”
“是啊……头疼......”

与此同时,苏秦床底下的“笔仙”,爬出来了……

被误认成笔仙的阿宽嘀咕
“咦?我的朋友们呢~刚刚阿宽和大家一起来陪苏秦,一不小心就被卡在床底下了……”


李耳打发走了公孙,转身把苏秦抱进自己房间了
既然你睡不着,那我今晚也陪陪你好了……


“唔......”
刚刚醒来的苏秦刚睁眼就望见了抱着自己的李耳......
mmp我是失忆了吗昏过去以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李老师会抱着我我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腰这么疼(摔的)流氓你对我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苏秦的表情是真的很精彩了……
“醒了吗,昏过去也算睡着了哦,你病情有好转呢……”
李耳嘴角微微上扬,眼里流露出戏谑的神色
“......咦?来电了吗?”
本来准备破口大骂的苏秦发现自己因为刚才疯跑加嚎叫体力早已耗尽,就干脆乖乖缩在李耳怀里和他聊聊天吧……
“电闸还是坏的,我去地下室把临时发电机开了。你胆子那么小,再吓昏过去怎么办,我可舍不得~”
“我哪有,我只是...只是......”
“都昏过去了,还做什么无谓的挣扎?”
“呜......”
苏秦的眼泪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掉下来了
“怎么就哭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本来只是想逗逗他,根本没想过会惹他哭了。
挣开对方的怀抱,冲出了房间
重重的摔上门后,凝望着眼前亮堂堂的走廊,却没敢挪动半步



过了一会儿,准备去房间堵人的李耳瞥见了窝在自己门边抹眼泪的苏秦
二话不说将对方抱回去,无视苏秦带着哭腔骂他的脏话
“咚!”
苏秦被李耳毫不怜惜地摔在了床上。
“唔嗯......”
委屈地哼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李耳压在了身下
“你也真是不怕啊?!这么冷的天,你待在外面不得着凉了?!!”
他吼得比平时大声得多
苏秦愣了,不敢哭出声,更不敢跑,只是眼角的泪珠止不住的往外涌,沾湿了一大片被子
“哎......”
李耳明显后悔了,伸手揉揉苏秦的脑袋
“对不起……以后不凶你了…乖...别哭...我心疼......”
“......”
苏秦别过脸不看他
“你...要是不想留在这儿的话...我就送你回去......”
“唔!不要!我不要!一个人待着我会怕啊……”
眼看着又要开始掉眼泪
“好好好...今晚你睡我这...小祖宗别哭别哭......”
“唔...抱......”
对着他伸出双手求抱抱
“嗯...嗯……”
一只手用来抱他,一只手忙着捂鼻血......


李耳:
把我萌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没有我晚上谁陪你睡觉?







鬼巷(四)

东方纤云的花园好大好漂亮!!!

一条鹅卵石小路从后门一直延伸到了花园尽头,路两侧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小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亮了路边一些不知名的花儿和青翠的草地


“既然你来都来了,就多呆一会儿陪陪我吧。”


说完,东方纤云便拉起印飞星的手,往花园深处走去。
“啊?嗯……”
手被对方握住的瞬间,印飞星愣了


纤云的手,好暖和啊……
果然传言都是假的呢……什么鬼都是坏人,什么鬼会把你杀掉,都是假的!纤云那么温柔,肯定是个好鬼


东方纤云把他带到了花园深处的一座小亭子里。
亭子正中有一个石桌,圆形的桌面边缘雕刻着一朵朵栩栩如生的彼岸花。亭子顶上挂着一个竹笼,笼中关着一小群萤火虫,刚刚好将小亭笼罩在温暖的光线之中


“一直抱着布不会累么?放下吧。你先自己呆一会儿,我去拿茶点给你。”
“好......”

印飞星根本就没有乖乖呆在那里

东方纤云才走了不到两分钟,印飞星就跑回屋里找他了



天......房子太大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啊……



印飞星在这宅子里蹦跶了半天,一间挨着一间的找,还是一无所获

刚要伸手打开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门,忽然感觉到一股寒风从自己背后拂过
警觉地回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应、应该是哪里的窗户没关好吧……

印飞星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推开了那道门

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扑面而来,几乎一瞬间飘遍了整个古宅
只见东方纤云手里拿着一只紫砂茶壶,将琥珀色的茶水注入做工精致的小茶杯,拿开杯口的过滤器,从另一个银白色的罐子里倒出一些奶粉,同一旁的牛奶混合后倒入杯中,茶淡雅的清香便染上了奶浓郁的香甜
“叮......”
屋子角落里一个不怎么显眼的小烤箱发出了细微的声音,他放下茶具,打开烤箱的门,端出烤盘,起身时瞥见了门边的印飞星



“飞星?我不是让你在那儿等着我么?被其他鬼拐走了怎么办?”
说着,东方纤云把印飞星从门口拉了进来
“......”
印飞星察觉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和刚才有些不一样,还一点点把自己逼到了墙角
“你怎么不听话呢……”
东方纤云壁咚印飞星都算了,居然还上手摸,手放腰上也不说什么了,还一直往下滑......
“啊啊啊啊东方纤云!!!!!你他娘的有病吧??!!!”
印飞星瞬间炸毛,抬腿往东方纤云裆上踹
“嗷呜呜呜!!!!!”
趁着对方还趴在地上哀嚎,印飞星就逃了